生物行为的社会化与人类行为的生物化

生物行为的社会化与人类行为的生物化


——《作为生物的社会》解读


山东平邑实验中学(273300  郑培忠


将群居性生物的行为与人类的行为进行比较,这可以说是刘易斯·托马斯的独创。


文章一开头,作者就把医学家们的集聚比喻成群居性昆虫的大聚会,这种一反常态的思维模式肯定会让读者思考,作者把人类的行为与生物的行为放在一块,混为一谈,是想说明什么道理呢?


        蚂蚁与人类,各自的行为究竟谁更像谁,作者借“用这种话来描绘人类是可以的。在他们最强制性的社会行为中,人类的确很象远远看去的蚁群。不过,如果把话反过来讲,暗示说昆虫群居的活动跟人类事务总有点联系,那在生物学界将是相当糟糕的态度”这句话表明了自己的立场。作者反对一些昆虫行为的书籍作者提出的说昆虫行为是“有异于人”的观点,反对他们提出的说昆虫“完全是非人性、非世俗、几乎还是非生物的”的看法。从这些文字中,可以看出,作者不盲从世俗,他要根据自己的理解去观察昆虫的世界,尽管那可能会被扣上“违反科学”的帽子。作者不无幽默说“蚂蚁的确太像人了,这真够让人为难”。进而举出了蚂蚁的许多与人类一模一样的社会行为,由“培植真菌,喂养蚜虫”谈到“迷惑敌人,捕捉奴隶”,再谈到“使用童工”“交换信息”,还说“它们什么都干,就差看电视了”。作者有意识地用描述人类行为的词汇来描绘蚂蚁,与开头段用描述昆虫行为的词汇来描绘人类形成鲜明的对比,通过这个对比,作者试图告诉我们这样一个观点:人类的社会行为与生物的社会行为不但不是相互排斥的、对立的,而且是有一定共性的。


        接着上面对蚂蚁社会行为的描述,作者满带讽刺意味地说:“最让我们不安的是,蚂蚁,还有蜜蜂、白蚁和群居性黄蜂,它们似乎都过着两种生活。”作为生物的社会自有它们自己的社会秩序。从我们人类的角度,我们似乎看不出它们“做着今天的事”“是不是还想着明天”,我们人类“最巴不得它们是异己的东西”,不愿意承认它们的行为“跟我们相关”。事实上,这些生物的社会有它们自己的思考,有它们自己的组织,有它们自己的秩序。作者以白蚁为例,说白蚁在建造蚁丘时井然秩序,说它们“群体变大时,其智慧似乎也随之增加”,这充分显示了它们行为活动的社会性。还有蜜蜂、鱼类、飞鸟等的例子,也都说明,生物的社会“同样是互相依存、互相联系、同步活动”。


        作者写下这些文字意在告诉我们,生物也和我们人类一样,拥有社会化的行为,我们人类的行为方式和它们有相同的特点,我们只有像这些群居性的生物一样,联合团结起来,才能产生最大的智慧,才能克服个体发展中遇到的种种困境,才能推动我们人类社会的进步。


        文章结尾,照应开头段,以科学探索为例,肯定个体的智慧的同时,更突出了群体智慧的作用,说明个体智慧只有融入到群体智慧中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。所以,人类不但要承认生物的社会化行为,还要学习它们的社会化行为给我们的启示,要“一有发现就大叫起来”,这样才能保证每一个个体与群体之间有及时的沟通。

《生物行为的社会化与人类行为的生物化》有6个想法

  1. 可惜的是,人类有时将合作与团结演变成了勾结与迫害,为了对付共同的敌人,他们建立短暂的统一战线,之后再互相挥动屠刀。 更多的时候,人类并不具备低级生物的美德。

发表评论